设为首页| 加入收藏| 网站地图| 人员查询| 微博
2021年 04月 18日 星期日
首页 时政 法制 新农 公益 人才培训 旅游 健康 摄影 艺术 佛教 企业 交通 教育 军事 发现 新闻直播间
发现

春节—我永远的乡愁 刘方彦

时间:2021-01-16 15:54来源: 发现频道
 世纪凤凰网(禧进报道)儿时,最渴望的事就是过年。因为过年能给我带来许多喜悦——可以穿上新衣服,可以收获为数不多的压岁钱,还可以燃放鞭炮!......
我的童年时代,是在上世纪70年代,整个国家正处在极端困难的艰苦时期,不仅吃不饱肚子,而且各种生活日用品及其短缺。只有过年时才能吃上一顿手工挂面汤和炸油糕,午饭是家常凉菜,就是用土豆丝、莜面齐齐、粉条拌起来,即是菜亦是饭。年三十晚上还能吃上一顿白面饺子。油糕分两种:一中是像包饺子似的,在软米面蒸出锅后,就热着捏成小圆型的皮,然后包点红糖,下锅炸出来;还有一种是枣糕,洒上约30cm厚的软米糕面后,放上几颗大红枣,我们把这叫枣糕。我家住在吕梁山腹地的方山县城圪洞村,即是人民公社所在地,也是县城所在地。气候寒冷,无霜期只有四个多月,主产五谷杂粮和山药蛋。
大年初一早上,睁开眼的第一件事,就是看爹妈给枕头下面放了多少压岁钱。吃完早饭后,结伴赶到爷爷家、姥爷家、伯伯叔叔家和舅舅姨妈家,磕头拜年后,长辈们就会给你一到五毛不等的压岁钱,条件好的还会给你几块洋冰糖(水果糖)。回家后要把超过一块的钱交给爹妈。因为收入微薄,爹妈要用这点钱给来拜年的侄儿男女们,这也是礼尚往来必须的。不管条件怎么差,过年时家家户户都要贴上对联门神和福字。还要买点鞭炮让我们年三十晚上十二点后在院子里放。这就是吉祥喜庆的过年。过年给我留下的不仅是回味无穷的年味,也成了长大后无法忘却的乡愁。
长大后,经过组织的培养,自己成长乐许多。家也安顿在省城太原。出门开着车,住着楼房,生活水平大大改善,天天吃得是白面大米,感觉到天天都在过“大年。”觉得过年也没什么新鲜感。在加上环境与大气污染成了我们的天敌,政府不得不下令,县以下城市禁止燃放烟花炮竹,这年也就觉得寡气了。记得上世纪90年代前后,过年还让方炮的。我是老来得子,从小我就在过年时总要买上百八十块钱的鞭炮,和他在一起下楼燃放。还给他买上几小盒摔炮,往地下一扔就响了,安全性很好。我这么做主要是让他不要忘了过年的那一份喜悦,和与父母同欢共乐的亲情与感情。那几年,适逢改革开放的好时节,在我们住的府西街上,有几家国有单位,联合在元宵节晚上放一个小时的烟花爆竹,都是上千元的礼花炮摆在街道中央,让附近的居民大饱眼福,为了安全起见,驻地三桥派出所派出民警将府西街东西路口封堵。爆竹在夜空中闪现着各种绚丽的图案,绽放后落下的小颗粒,不断地洒落在我和儿子的身上,但高兴的镜头掩盖了尘埃的洒落。我记得有两年春节,太原市人民政府在冰河东西路燃放大型烟花炮竹,吸引了三乡五里的农民朋友前来观赏。住高层的居民足不出户就能看到冲天的焰火。那些年感觉过年还是挺有年味的。
随着时光的流逝,我也两鬓斑白,腿脚也不利索了。儿子也去了北京上大学,过年回来满共住的六七天,除了给他做点家乡饭吃外,他便自顾自地坐在电脑前玩游戏,与我们交流的话题越来越少。这过年的年味自然逊色了许多。时代在发展,物质生活在改善,但过年的那种乡愁却越来越淡了。
我好想回到过去的年代,体会那贫穷时代的年味。无奈,时光隧道不能逆转,只能豪不情愿地过着所谓的现在社会生活。但物质的满足,不可能替代精神上的甘苦。流行音乐、影视剧、电子小说等都入不了我的法眼。
过年——成了我永远的乡愁!
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21年1月13日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于方山县城圪洞村
春节,—,我永,远的,乡愁,刘,方彦,世纪,凤凰网,
0
友情链接: 中国书画经纪人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新闻杂志社 中华艺术家杂志社 外交部 国侨办 中纪委监察部 中国法院网 中国网 央视网 国际在线 中国青年网 中国经济网 中国台湾网 央广网 中国西藏网 中青在线 光明网 中国军网 法制网 中华网 新京报 京报网

关于我们 | 广告专栏 | 联系我们 | 会员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

工业信息化部备案号 晋ICP备18012423号-1

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 中国新闻杂志社  中华艺术家杂志社 北京航空联馆会  CCTV我爱你中华

新闻QQ:532801351 邮箱:532801351@qq.com 网址:http://www.sjfenghuang.com

中华艺术家杂志社,中华艺术家报

本站稿件来自世纪凤凰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