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| 加入收藏| 网站地图| 人员查询| 微博
2021年 04月 18日 星期日
首页 时政 法制 新农 公益 人才培训 旅游 健康 摄影 艺术 佛教 企业 交通 教育 军事 发现 新闻直播间
发现

电影组长的“爱”情轶事 刘方彦(小说)

时间:2021-01-18 08:30来源: 发现频道
世纪凤凰网(禧进报道)上世纪1977年我来到新疆马兰原子弹核武器试验基地五七干校(文化大革命的产物),之前我已是人民公社史上第一任放映队长,并与1976年10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组织。正值天寒地冻,参加为期三个月的新兵训练。每天清晨六点半就起床,跑步、背着背包急行军十五华里,累得我头晕眼花,实在吃不消。指导员让我暂停训练,留在宿舍里整理内务(叠好被子、皮大衣、倒好刷牙水、洗脸水)。我们睡在土地上,铺着小麦秸秆,晚上为了防潮把皮大衣铺在身体下保暖,新疆人不用火炕,用火墙取暖,到后半夜基本上就没有温度了。因为我会识简谱,晚上便到老兵连教唱军歌:《三大纪律、八项注意》、《打靶归来》、《战友啊战友》等歌曲。有一个安徽兵《敖包相会》唱的特别动情,我便试着边哼边谱出简谱,这是我学唱的第一首情歌。然后再教给各个连队传唱。三个月很快便结束了,下连时团政治处将我留在了电影组从事老本行——放电影。
当时五七干校的主要任务是,让那些所谓有思想问题的师团职领导干部,边学习边劳动改造。这些首长们年龄都在五十岁开外,根本干不了种地的活,主要是连队的战士们干。我们种植西红柿、茄子、西葫芦和豆角、玉米、小麦、产量也不高。我们干校还有一个打鱼队,驻扎在离团部约三十公里的一个淡水湖——博斯腾湖。我们每周去两次为打鱼队放电影,每次去时,老乡战友们偷着把鲫鱼用铁丝串上十多条,回来后给政治处的领导清炖着吃,剩余的就送到团副政委兼政治处主任和副主任。过了一段时间我认识了一位1966年入伍在机械对任教导员的老乡,他已经够条件让妻子和三个孩子随军了。一到星期天我便扛着一编织袋新鲜蔬菜送到他家,每次去他爱人都要给我做煎水饺吃,算是为我改善生活了。他家一共三个小孩,其中两个女孩,最小的是宝贝儿子。去过几次后,我便发现他家的大女儿长得水灵灵的,皮肤一掐就要冒水泡似的,滴溜溜的一双大眼睛,看我的时候直愣愣的眼珠都不转一下,我羞涩地赶快吧目光转向其他方向。心想她才十五岁身高已达到一米七,细腰圆臂,看得我嘴里直流口水。心想女孩才十五岁,不会有什么其他想法,更不懂的什么是爱情。
交往的逐渐多了,我便对她心生了些许好感,每次团部演电影,我便为她准备好两把折叠椅,就放在放映机旁,让她们姐弟坐着。过春节时老家给我寄来红枣、瓜子、花生,我自己舍不得吃,留着给了小姑娘。约半年之后的一个星期天,她便和她的妹妹来到团部我的宿舍,我顿时心惊肉跳不知道如何是好。她却落落大方的坐在我的床上,没有丝毫的陌生感。我慌忙给她们姐妹到了两杯开水,并用仅有的十多块水果糖招待她们。她和我说:“我妈让你礼拜天多去家里,给你做你想吃的。”我说:“那多不好意思,你们家三个孩子够你妈照顾的了,还让我去添乱。”他说:“我也想让你去了,你去了不仅能吃好的,也能多和我说说话。咱们团部随军的孩子都比我小,我叫你哥哥行吧。”我说:“那当然好了,只要你爸妈不介意就行。”她说:“不会的,我喜欢的事他们都会让着我的。”我说:“那好吧,只要不值班我就去。”这就是我和她的第一“约会”。她妹妹年龄小什么也不懂,只是给她做个陪衬。
又一个星期天上午,她吧电话打到我们连部,让我下午去她家。我吃完午饭后便和排长请了假,直奔她家,我们连队距她家就一公里远。我敲门进去后,发现家里就她一人。她快手快脚的将门反锁上,上来就是一个热吻。接着又把我的右手拉着伸进她的上衣里,让我抚摸她的乳房,我的心跳的咚咚响,轻轻摸住了她的乳房,她的乳房小的竟然刚刚隆起一点,连乳头也没有发育出来,摸了一会,她的喘气声越来越大,嘴里还不停的呻吟着。随后,她又把我的手拉向她的裤内,天哪,下面连阴毛都没有,有的只是光洁、柔嫩、湿滑......我的心感觉莫名的瘙痒,难以控制,食指上全湿透了,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快感。约莫柔情似水了二十多分钟后,我便抽出手,放在嘴里吸允干净,然后夺门而逃。
回到连队后,我六神无主。心想以后怎么面对她,怎么面对她的父母亲。她比我整整小十岁,这是伦理道德不能允许的,我有两个星期天不敢去她家。结果她又打电话让我过去。从内心讲我哪有不想见她的理由。我还是怀揣梦幻去约见了她。这一次我们去了不远处的一间闲置的机井房内,她迅速把我的裤子拉到膝盖处,然后把我的小**放到她的**中间,喘着粗气不停地来回摩擦着,我真害怕她让我进入她的体内。这样我已经是天大的满足了。没过几分钟我实在忍受不了便在体外达到了快感。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偷吃禁果。十五岁的花季少年就这样无私的奉献于我。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!这是当兵给我带来的际遇,也是上帝眷顾我俩吧!
上了高一后,我们见面的机会少了。我被调到基地后勤部宣传科任宣传干事。她到我们基地二十一科研所所在地——红山中学读书。我抽礼拜天的时间,坐班车(一天只发一次)到红山中学看她,我们在学校食堂吃了中午饭,然后就到我老乡在二十一科研所的宿舍,老乡开了门便给我留了单独相见的机会。这次来时我在我们科计生办拿了一只安全套,我们迫不及待的脱光了衣服,紧紧的相拥在一起,甘畅淋漓的享受了一次人生最大的幸事。没想到这竟成了我们俩的诀别。
她父亲察觉到我们的微妙关系后,在她上高二的时候便让她当兵,去了武汉军医大学。我们只能靠鸿燕传情。接着他爸爸赶上了第一次裁军,举家回到了山西老家,从此我们便了无音讯。
这既是我军旅生涯不耻的一面,也是终生的一大憾事。在那种年代加上我们之间年龄悬殊,谈婚论嫁是遥遥无期的事了。只能心存感激,留着一份相思,一份怀念。每每想起她,我的心便隐隐作痛。
别了,我的小亲亲!别了,我永永的小亲个呆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
2021年1月16日夜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于方山县圪洞村老宅
 
电影,组,长的,“,爱,”,情,轶事,刘,方彦,小说,
0
友情链接: 中国书画经纪人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新闻杂志社 中华艺术家杂志社 外交部 国侨办 中纪委监察部 中国法院网 中国网 央视网 国际在线 中国青年网 中国经济网 中国台湾网 央广网 中国西藏网 中青在线 光明网 中国军网 法制网 中华网 新京报 京报网

关于我们 | 广告专栏 | 联系我们 | 会员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

工业信息化部备案号 晋ICP备18012423号-1

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 中国新闻杂志社  中华艺术家杂志社 北京航空联馆会  CCTV我爱你中华

新闻QQ:532801351 邮箱:532801351@qq.com 网址:http://www.sjfenghuang.com

中华艺术家杂志社,中华艺术家报

本站稿件来自世纪凤凰网